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縣區新聞 > 萬全 > 萬全區

秉承子志,農民夫妻志愿捐遺體

2020-08-10 09:28:49  來源:張家口新聞網

  18年前, 郝玉蓮幫兒子喬建成捐獻遺體; 18年后, 她與丈夫喬存寬分別在自己的 《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 上摁下手印。 萬全區孔家莊鎮馬連堡村的這個普通農民家庭, 上演人間大愛。

  張家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 白君 臧波趙震平

  “嬸兒,咱農村人都講究入土為安, 你們卻要捐獻遺體,再考慮一下吧! ”

  “玉蓮,你們的想法是好,可連骨灰也留不下,閨女心里不好受啊。 ”

  8月6日, 幾位親戚再次來到萬全區孔家莊鎮馬連堡村喬存寬、郝玉蓮夫婦家,想說服他們改變主意。

  郝玉蓮67歲,丈夫喬存寬72歲。自從他們簽署《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后,常有親戚朋友登門,有人贊嘆他們的義舉, 更多的是勸他們不要捐遺體。

  任憑親戚你一言我一語地勸說, 喬存寬始終平靜:“建成是我唯一的兒子,曾是抗洪英雄,去世后捐獻了遺體。 人家是子承父志,我是父承子志。國家政策好, 我們兩口子才住上大瓦房,吃上白面大米。我們沒多少文化, 可有一顆報效國家的心。 捐獻遺體,我和老伴絕不反悔。 ”

L_1595467985285707589.jpg

  喬存寬、郝玉蓮正在看兒子的《志愿捐獻遺體紀念證》。 臧波 攝

簽署捐獻遺體

  登記表

  5月13日,郝玉蓮攙扶著患有腦梗后遺癥的喬存寬走進了萬全區紅十字會的辦公室, 在女兒及工作人員的見證下, 簽署了《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

  萬全區紅十字會會長閆友為兩位老人介紹了捐獻遺體的流程。

  他們聽得很仔細,郝玉蓮時不時詢問一些細節,“我們去世后, 遺體怎么處理? ”“需要在幾個小時內跟紅十字會聯系? ”“多留幾個紅十字會的電話,省得一時聯系不上。 ”

  “媽,您別問了?!倍畠盒睦锊缓檬?。

  “別怕,閨女,媽打定主意了,問清楚,到時候你們不慌亂。 ” 郝玉蓮很坦然。

  兩個女兒聽到這兒,眼淚止不住地流。

  郝玉蓮沒上過一天學,基本不識字,女兒代她填寫了 《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

  郝玉蓮的簽名歪歪斜斜,她有些不好意思。

  在簽名上重重摁下手印后,郝玉蓮說:“老頭子,該你了。 ”

  喬存寬在自己的 《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 上簽了名,摁了手印。兒子去世后,他患了腦梗,原本寫得一手好字, 現在只能勉強簽名。

  兩個女兒手中的筆有些握不住, 咬牙簽署了直系親屬同意書, 簽完后不敢多看一眼。

  了卻一樁心愿, 郝玉蓮和喬存寬如釋重負。

  18 年前他們對兒子的承諾,終于兌現了。

L_1595467985363223090.jpg

女兒代郝玉蓮(左一)填寫《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

       18年前兒子義捐遺體

      郝玉蓮有兩女一子,兒子喬建成最小。

  18年前兒子義捐遺體郝玉蓮有兩女一子,兒子喬建成最小。

  在她家中, 珍藏著喬建成生前的照片和一些泛黃的報刊,報刊上是一篇篇講述喬建成抗洪以及捐獻遺體的報道。因經常翻閱,字跡變得模糊。

  在喬建成的遺物中有一個不銹鋼保溫杯, 杯身上有“抗洪英雄紀念杯”幾個字。

  郝玉蓮保存著喬建成的 《志愿捐獻遺體紀念證》,這是哈爾濱市紅十字會頒發的。

  撫摸著紀念證, 郝玉蓮的思緒回到了1997年。

  1997年2月,18歲的喬建成從原萬全縣應征入伍, 到駐哈爾濱某部隊當兵。

  1998年6月,黑龍江發生百年不遇的洪澇災害, 喬建成和戰友們奮戰在抗洪前線。半年后,喬建成患上惡性腫瘤。 雖經部隊和醫院全力救治, 但病情仍惡化,癱瘓在床。

  2001年冬天,郝玉蓮到駐哈爾濱某部隊醫院陪護喬建成。 看著兒子飽受疾病折磨, 郝玉蓮心疼不已。

  有一次, 喬建成在報紙上看到有人捐獻遺體,他也有了這樣的想法。

  這是郝玉蓮第一次聽說“捐獻遺體”,她說什么也不同意。她認定,入土為安,才是生命的終點。

  喬建成堅定地說:“媽,我想為國家做最后一點貢獻。 我知道您每天偷偷蹲在樓道里為我哭泣,我希望不再有其他媽媽為患這種病的孩子流淚。 如果我的遺體對醫學進步有用,我很愿意這樣做。 ”郝玉蓮含淚答應了。

  大字不識的郝玉蓮一路輾轉, 幫助兒子聯系到哈爾濱市紅十字會。 工作人員來到醫院, 喬建成簽下《捐獻遺體志愿書》。

  喬建成準備捐獻遺體的事兒, 當時在黑龍江和張家口引起強烈反響。 哈爾濱當地很多人到醫院看望喬建成, 向他表達崇高的敬意。

  兒子的大愛、大義深深感染和影響了郝玉蓮,她決定去世后捐獻遺體。當她把想法告訴遠在老家的喬存寬后,他說:“我也捐。 ”

  “兒子, 你做得對,死后造福更多人, 是很有意義的事。 我和你爸商量好了,將來也捐獻遺體。 ”郝玉蓮話語堅定, 喬建成欣慰地笑了。

  2002年,喬建成不幸去世, 遺體被用于臨床醫學研究。

L_1595467985535782705.jpg

兩位老人在 《志愿捐獻遺體登記表》上摁了手印。

  只想為國家做點貢獻

  遭遇喪子之痛, 郝玉蓮哭壞了眼睛, 記憶嚴重衰退;喬存寬患上腦梗,行動不便。

  針對喬存寬家的實際情況, 村委會為喬存寬申請了低保。

  家里的地由郝玉蓮種, 喬存寬幫村里的合作社算賬、看門。

  3年前, 萬全區孔家莊鎮工作隊進駐馬連堡,與村民們一道想發展計、謀致富策。 村里建起了更多的蔬菜大棚, 修了水泥路。 郝玉蓮將3畝土地流轉出去,增加了收入,農閑時她還到大棚里打零工。

  村里環境好了, 生活改善了,喬存寬、郝玉蓮心存感恩。

  近兩年, 郝玉蓮發現老伴身體大不如前。

  “老喬,我們對兒子的承諾,該兌現了。 ”5月初的一天, 郝玉蓮對喬存寬說。

  “對,咱們跟兒子承諾捐獻遺體的事兒,該提上日程了。 ”喬存寬態度堅決。

  捐獻遺體必須經過直系親屬同意, 郝玉蓮向女兒女婿提出捐獻意愿時,孩子們想不通。

  郝玉蓮經過一番解釋和勸說, 女兒女婿含淚同意了。

  “咱是農民,最稀罕土地。捐遺體后,我不讓孩子們給我修墳, 省下土地種玉米。 有用的器官可以捐給有需要的人, 遺體供醫學研究用, 我覺得這樣做挺值。 ”郝玉蓮對記者說。

  喬存寬說:“黨和國家有恩于我們, 可我們能力有限,無以回報。把遺體捐出來, 也算是為國家做點貢獻。 ”

責任編輯:李雅雯
張家口日報官方
微信“張小全兒”
張家口新聞網
官方微博
【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

1.本網(張家口新聞網)稿件下“稿件來源”項標注為“張家口新聞網”、“張家口日報”、“張家口晚報”的,根據協議,其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稿件來源:張家口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2.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電話:0313-2051987。

广东11选5规则说明